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m5彩票 > 川长江 >

水文石刻题记 述说川江历史

归档日期:10-01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川长江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布景:在川江沿岸或江中的岩石上,前人常用凿刻文字的体例,记实本地水情变迁,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水文材料。葛洲坝电站和三峡水利枢纽工程的设想,也参考了这些石刻水文材料。

  川江水文石刻分枯水石刻和洪水石刻两种,而最早呈现的是枯水石刻。前人比力注重枯水变迁环境的记录,川江重庆至宜昌河段有枯水石刻11处,共362段,此中的江津莲花石、重庆朝天门灵石、涪陵白鹤梁、云阳龙脊石最为出名,与奉节记水碑、丰都龙床石、巴县迎春石称为“川江七大枯水石刻”。

  重庆朝天门灵石是最早的枯水石刻,位于朝天门长江与嘉陵江交汇处的石梁中部的水下石盘上,长约200米,上面凿刻着12块从东汉建武年间(25~27年)到清康熙年间,共17个年份的枯水记实。因东晋义熙三年(407年)上面凿刻的《灵石社日志》,正式称之为“灵石”。

  涪陵白鹤梁是涪陵城北长江中的一道石梁,冬末春初枯水季候显露水面,长约1600米,主体部门220米,宽约15米,随水位凹凸而变迁。白鹤梁从唐广德元年(763年)所刻两条石鱼起头,有74个枯水年份的水位记实114段,是川江中记录水文变迁年份最多的石刻,至今已逾1200余年,因而誉称长江上最陈旧的水文站。两条石鱼称之“广德鱼刻”或“唐鱼”,每条鱼36片鳞甲,述说川江历史一条口含莲花,一条口含灵芝。清康熙二十四年(1685年),涪州州牧(刺史)萧星拱见“广德鱼刻”恍惚不清,于是命石匠紧挨其阁下,从头凿刻了两条鲤鱼替换,不知是偶合仍是成心为之,石鱼眼睛的海拔高程为137.91米,与本地零点水位的海拔高程相差甚微,以此推算出了1200多年来川江枯水的变迁周期,为葛洲坝电站和三峡水利枢纽工程的设想,供给了水量计较的史料数据。

  川江古报酬奈何斯注重枯水石刻呢?民间传播,昔时冬月至来年春季,川江枯水期水位越低,来年风调雨顺、得到丰收的但愿就会越大,于是古报酬了这个夸姣的希望,每遇低水位的年份时,便在江中的岩石上一次次凿刻文字,再一次次等候低水位时石刻露出,获取丰盛的功效。

  从东汉建武年间至今的近2000年里,朝天门灵石仅仅只露出过十多次,100多年才让人们见到一次它的“庐山线年)仲春灵石现身,全城苍生倾城而出,拥向朝天门,力争上游旁观。

  灵石最初一次露脸是什么时候,众口一词。《长江上游航道史》记录:自清康熙二十二年(1683年)“重庆康年碑现”当前,至今300多年尚未发觉有出露的记录。文物专家考据,自清乾隆十九年(1754年)当前,“就再也无人见过灵石”,“也没再被文献记录”。

  但也有文史专家说,灵石最初一次露脸是1937年,这年重庆大旱,从1936年6月至1937年5月,四川盆地持续300多天没下大雨,川江水位非常降低,降到了零点水位线米,主流嘉陵江的良多处所能够徒涉而过。船王卢作孚自创川路汽船公司经验的出名的“川江枯水三段航行”,就是这个期间实施的。这位文史专家次要是想告诉众人,灵石露出并不必然就是康年。他还枚举明弘治十七年(1504年)灵石显露来,该年却大饥;清康熙二十二年(1683年)冬至来年(1684年)春,康年碑又一次现身,该年重庆又是大旱大灾,5至8月根基没有下过雨,树木险些都枯死完了。

  涪陵白鹤梁的石鱼也在1937岁首年月春显露了水面。白鹤梁最晚的石刻是1963年2月所刻的三首诗,石刻书法出自陈南屏之手,他1937岁首年月春第一次见到了那两条鲤鱼。重庆处所史料和《中国景象形象灾祸大典》记录,这年“涪陵、彭水旱日久,地步枯裂”,并没因石鱼出水带来康年好运。

  川江洪水石刻远远没有枯水石刻出名,呈现的年代也较晚,但其数量多达178处,不乏细致地记录了川江的洪水环境。

  南宋绍兴二十三年(1153年),凿刻在忠县东云乡汪家院子后面石壁上的“绍兴二十三年癸酉六月二十六日江水泛涨”,是现今发觉的最早的洪水石刻记实。同在东云乡离汪家院子不远的选溪沟岩壁上,另有刻于越日的“绍兴二十三年六月二十七日水此”洪水石刻,文字阁下标刻了一条水位横线。这年的川江主流涪江、沱江水暴涨,涌入川江,形成宋代以来最大的一次洪水。水文石刻题记

  川江石刻除了记实本地水文变迁环境外,还涉及政治、经济、汗青、宗教、文化等方面的内容,以诗、记、铭等体裁和书、画艺术再现,这类石刻称之为题记、题刻,表示情势最为遍及的是书法作品,以朝天门灵石、涪陵白鹤梁、云阳龙脊石为最丰硕,有的字大如斗,小如粟,有楷、行、隶、篆各体,有颜、柳、欧、苏各派,样样俱全,奇光异彩,以至涪陵白鹤梁上另有一条蒙文题刻。

  涪陵白鹤梁有各种石刻169段,此中文字题刻163段、石鱼12尾4段、观音像1段,白鹤图1段。这些题记、题刻的作者多达300多人,共3万余字,荟萃了书法、诗文精品,不乏黄庭坚、朱熹、朱昂、王士祯等这些历代政治家、思惟家、哲学家、文学家的作品,究其规模和艺术质量称之书法艺术宝库和古诗长廊,一点不为过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lexibird.com/chuanchangjiang/593/